Staria

人生迷失
目前臥在少前,LL坑中無法出來
主推夜梨,曜梨,妮姬
其實各種cp都吃
可能久久更一次

文渣畫渣一位 用力發廚中

練習手繪
怎麼這麼難(;_;

【杏夏】朱夏生日快樂

設定為朱夏杏樹交往中
但前半段是Aqours全體的故事
全文腦洞大開
可接受就往下滑吧

以下正文↓↓
.
.

今天,8月16號是咻卡咻的生日,而Aqours的成員照例為她舉辦生日會。為此,一年級組的三人還特地為她親手做了生日蛋糕,上頭有蜜柑、奇異果等水果,也有一塊圓形白巧克力,還用黑巧克力以書寫體寫上:

「HappyBirthday!生日快樂!」

雖然外表看起來是比外頭咖啡店的來的不精緻,但除了滿滿的心意外,嚐起來也是相當不錯的。

「怎樣,這可是我們合力製作的喔!」

「咻卡咻生日快樂!希望你會喜歡。」

愛香和愛愛一個神氣,一個溫柔地說,這樣令人感動,讓朱夏露出更加燦爛的笑容,衝向前抱住兩人,還大喊著「謝謝妳們!最喜歡了!!」

「等等!要跌倒了!」

「咻卡咻!愛香!小心!」

撇除一旁慘叫,另一位參與製作的成員只默默盯著絲娃娃手旁的刀子,拿著盤子等待,眼神火熱到令在一旁原本抱著絲娃娃的愛喵都鬆開手移到電風扇前。

「King你在幹嘛啦!」看到絲娃娃垮下臉和King互瞪,隊長杏樹不禁笑了出來,連梨香子和小宮也學著她的動作附贈顏藝兩發。。

「蛋糕…我要蛋糕!!!!」

中氣十足的嚷著,眼睛內熊熊燃燒的火焰和嘴角淌下的口水證明一切。為避免待會蛋糕遭遇不測,八人只好趕緊坐定位,由愛愛大姐姐安撫King,唱完生日快樂歌,朱夏吹熄蠟燭後,才讓suwawa切蛋糕。

在King得到蛋糕回覆正常人模式後,狂歡的時刻才剛剛到來。

深夜,Aqours的成員在生日會和贈送禮物完後才三三兩兩的離開,只剩朱夏和杏樹。將垃圾分類,一切回復原狀後,杏樹倒了兩杯水,走到在窗邊開啟落地燈後看著夜空的戀人旁。

「啊,謝謝,今晚住下嗎?」

「嗯,反正明天我們都休假,不如去約會吧?」

就算交往一段時間了,但在聽到杏樹直球般的說話方式還是會害臊。故作冷靜的喝了口水,隔著杯子看向對方,默默地牽住戀人體溫較自己低的手,捏了捏。

杏樹開心地笑了,放下水杯改而自後方抱住朱夏,以柔軟嗓音道:「最喜歡了,咻卡。」一邊以促狹眼神看著對方紅透的臉頰、耳尖。

朱夏心有不甘,也放下水杯,在杏樹懷裡轉過身子,在與戀人對上視線時被奪去了心神,在昏黃落地燈的燈光下,對方平時看來是黑色的眸,被映成性感的棕,魅惑地令人窒息。

雖然年齡相差不算太大,可杏樹眼中還是有著滿滿的寵溺和愛意,感受對方手輕撫自己臉頰,體溫似乎又升高了些。朱夏雙手環上戀人的頸,將她拉近自己。輕笑一聲,杏樹吻上眼前柔軟櫻唇,在離開時輕喃:

「生日快樂,親愛的朱夏。」

【逢林】逢田女神生日快樂!!!

女神生日寫個祝賀
最近一堆梨夏藥很不妙啊
最近考慮週更 下禮拜就是梨夏或杏夏文了
慶生會什麼的都是自己的腦補ww

以下正文↓↓

  8月8日,是一個看似不起眼的日子,但對梨香子而言,是一個特殊、別具意義的節日。沒錯,就是她的生日。

  雖然有朋友會為自己慶生、聚餐,也會在開啟手機後收到粉絲的祝福。對比在回到家後的寂靜,總是令梨香子感到寂寞。但最近,卻像每天過生日一般,因為,自己和愛香正在交往熱戀期,雖然自己早已不是初戀的青少年,但仍會渴望每一分都與戀人一同度過。

  「乾杯!!」玻璃杯碰撞的清脆聲響伴著滿載歡愉的詞句迴盪在包廂裡,愉悅的氣氛感染在座每一位,而除了其中一位女士之外,其餘的人在眼神交流後露出笑容,對著她道:「生日快樂!!」

  Aqours的九人雖然平時就因工作常常見面,但私底下感情也是不錯,除了互相相約出去玩之外,也會幫生日的成員舉辦生日會,讓每一個人都能感受到幸福。

  雖然各自明天都有工作,大夥們還是多逗留了會,但看到時間已是深夜且杏樹和住下已經瞌睡連連,於是在將禮物給予壽星後,除了愛香外都先行離開了。

  下了計程車,愛香和梨香子走在夏日夜晚,感受涼風拂面的清爽,一邊聊著。

  「謝謝妳,愛香,陪我回家,明明自己明天也有工作來著。」

  「不會,怕你一人孤單,反正自己晚睡一點也不礙事的。」

  雖然嘴上這麼說,但梨香子可是一點都沒有漏看她眼下可比擬熊貓的黑眼圈。

  心疼地看向戀人,梨香子輕輕牽住她的手,在感受到對方先是震驚地抖了下身子後立刻緊緊握著自己時,她得意地笑了。兩人便慢慢地、慢慢地走,走在路燈下,直到到達梨香子家門。

  依依不捨地鬆開,愛香彷彿要將梨香子體溫保留似地,將手揣進口袋,但卻立刻變了臉。

  「怎麼了?手機丟在餐廳?」

 
  「不是,是這個。」

  自口袋掏出一小長盒遞給梨香子,盒子本身以穩重紫色為底,配上銀色絲帶更添神秘。

  「這是…?」

  「生日快樂,親愛的梨香子。」

  「可以開嗎?」

  禮貌性地詢問,但看到對方臉上染上一抹紅暈,便知內容物是會令她害羞的。

  收進包包裡,梨香子看看周圍無人,伸出雙臂將愛香擁住,雖然因身高差而讓自己的頭靠在戀人胸前,而因此傳入耳中的心跳聲令梨香子差點融化在愛香懷中。因為自己而加快的心跳,只屬於自己。
 

  「我該走了。」

  「嗯,那後面那雙手可以就這樣摟住我嗎?」

  「樂意之至,因為連我也不知道怎麼鬆開它們。」

  兩人相視而笑,才輕輕鬆開環住彼此的手,看進對方眼底,盡是柔情,愛香彎腰吻上梨香子誘人雙唇,雖是蜻蜓點水般地輕啄,但也足以令她倆醉倒、沉淪。

   最後在戀人額上留下溫度,愛香溫柔地勾起嘴角,踏上歸途。梨香子打開大門,回到房間,頗沒氣質的倒向柔軟床鋪,看著手中紫色小盒。

  小心翼翼地抽掉銀絲帶,打開盒子,裡頭只有一把鑰匙和一張紙條。紙條上用漂亮而熟悉的字體寫這簡單卻深情的語句:等你準備、確定好了,就拿著鑰匙來開我手上的鎖吧,一同開啟邁向我們的幸福未來。

「妳在求婚嗎?」如此自語,梨香子將鑰匙連同盒子收進櫃子裡。半晌,又拿出來在電燈下細看,良久,將鑰匙貼在唇上。

「好的,你等我。」

【千曜】千歌生日賀文

此篇文章是以千歌暗戀曜 曜暗戀千歌的腦洞大開產物
千歌姐姐生日快樂!!
盡全力了但看醫生忘記帶手機所以不能打文章QQ
晚了一天真的很抱歉QQ

以下正文↓↓

  八月一號,是Aqours隊長高海千歌的生日。照慣例,只要有人生日,身為理事長的小原鞠莉就會運用權力,和壽星因為的人策劃一場令壽星難忘的生日會,而且,絕大多數都是惡搞向。

  根據前一段時間生日的津島氏提供的資訊,她們部室裡擺了一堆十字架和聖經,甚至請聖歌隊的某位成員唱聖歌,逼得她開啟凡人才免於被大天使消滅的命運。

  有了其他受害者的前例,今日千歌特別小心,不僅特意避開自己最喜歡的曜,中午也沒有找梨子吃飯,深怕被暗算,就這樣一直到下午。

  「還是得進去啊…」站在部室門前猶豫,前方等著的是未知的考驗,但如果在此退縮就太對不起校園偶像了,因為怕被整所以翹掉練習這種事是怎樣都不能傳出去的!!!
千歌心中吶喊,用力的壓下門把——

  「碰!」許多拉炮同時拉開的聲音首先傳入耳裡,一瞬間,繽紛彩紙飛舞,煞是好看。「欸…?」在千歌愣住的同時,所有人都立刻衝出部室,將門關上,只留下我們可愛的隊長和滿地紙屑,附贈一個大箱子。

  「欸??」千歌不明所以,只能呆呆站在原地,半晌,才看向地上那個大箱子,若仔細一看,似乎還在動!!「嗚啊!她們該不會弄了奇怪的東西整我吧…」上頭還貼了張便條:「放心,不是奇怪的生物,是妳最喜歡的喔❤」

  「就是因為這樣我才懷疑啊…」如此低喃,但千歌還是決定將其打開,如果真的蹦出什麼科幻片的異形,那自己說什麼也要拖鞠莉一起下水!!

  手放上封住箱子的膠帶,自己最喜歡的?蜜柑?不對蜜柑不會動;小香菇?牠在家裡吧。那,究竟是什麼呢?

  用力扯掉膠條,雙手左右一掀,在箱子裡的,不是別人,正是自己多年好友——渡邊曜!但她卻被雙手反綁,嘴被摀住,就這麼狼狽地坐在紙箱裡。

  「欸欸欸欸欸欸!!」千歌大叫,一頭淡灰髮的少女先是因刺眼光線瞇起雙眸,但在適應光線後驚訝地看著來者,並用力掙扎。

  「到底是怎樣啊,曜醬,你沒有和其他人一起整我嗎?」
「嗚嗚嗚嗚嗚嗚!!!」
「好好好!我解開!」才剛拿下曜嘴中的毛巾,曜正想開口,卻忽見千歌背後黑影一閃,接下來,只剩唇上溫柔觸感和熟悉的香味。

「嗚!」「嗯!?」

「喀嚓!」

「拍到啦!!!」金髮少女手中揮舞著立可拍,一面興奮大吼。千歌和曜還愣在原地,一直到黛雅矇著露比的眼睛不耐地道:「你們要親到什麼時候!」千歌才跳起來,手足無措地嚷著:「欸,你們,曜,欸,我們,接接接接吻!?」

  梨子紅著臉躲在善子背後偷瞄,而花丸心思早就飄到果南和自己手中端的蛋糕甜點上了。整個部室只有她們沉浸在尷尬之中,其他人的表現好似她們早就做過幾百遍這樣的事。

  千歌有些害羞地看向曜,而對方剛巧也將視線投想自己,兩人害羞地別開眼,卻又不停偷瞄彼此。「千歌…」「是是…是!」

  緊張地語無倫次,但對方只是輕輕牽住自己的手,說著:「跟我來一下。」就走出部室。

  「你認為兩人會怎樣呢,黛雅~」喜孜孜地問道,而對方只是嘆了口氣,看了眼果南,又看了眼鞠莉,以溫柔語氣說:「我看到曜醬出去時口袋有這一個長長的小盒子,不知道是什麼呢?」

  幾天後,曜的手上多了一條橙色手環,千歌的則戴了條藍色的

【黛露】我愛妳

第一篇水團文就貢獻在這啦
姊妹組真的好多可以寫
這篇偏虐吧(?
手機好難排版 文渣抱歉
.
.
.
以下正文↓↓

           從小就接受精英教育的我,是為了繼承黑澤家而生的。今日我將為整個黑澤家而犧牲,與他人結為連理,步入象徵人生新階段的禮堂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但,曾幾何時,為黑澤家而活的信念改變,我變成為她存在的騎士。

         為了保護她,我可以扼殺自己身為人的情感;為了她……我可以犧牲一切,只祈求她能完好如初。
         看向更衣室內的穿衣鏡,映著一位身著潔白婚紗的女子和背後的粉色長髮。

        「姐姐…」「怎麼了,露比?」「你高興嗎?」意料之中的問題,出自意料之內的人,卻意外地讓我感到窒息。

        「當然……為我笑一個吧。」為了黑澤黛雅,為了你唯一的姐姐。心中如此低喃,我回頭看向親愛的妹妹,嘴角理所當然的是完美弧度。

         她看向我,最後在沉默下勾起嘴角,在窗戶照進的日光襯托下顯得天使下凡一般。但,為何敬愛的天使您,要一副泫然欲泣的樣子呢?

         我踏上紅毯,在眾人掌聲下,勾著父親的手,邁向花瓣飛舞的另一端;在家人預期下,走向「美滿」的未來。

         在時間推移下,好不容易才熬到嘉賓享用美饌的時候,我在妹妹陪伴下走進更衣室,換上較輕便的禮服順便鬆鬆僵硬的臉頰。

        「謝謝妳,露比。」換好後,我轉向鏡子,看著自己也看著她,一臉欲言又止。握住冰涼門把,熟悉的嗓音顫抖地傳進耳裡。

       「姐姐,你應該知道吧…我喜歡妳這件事…」我怎麼可能不知道?但我沒有情感,早已隸屬死神的東西,凡人哪敢奢望?沉默過後,是摻雜哽咽的語句「這樣,你真的…快樂嗎…」

       「我也喜歡你喔,親愛的——妹妹」踏出更衣室,我走向會場——

        還記得小時候一起看了一本有關騎士的書,上面講述著亞瑟王和圓桌騎士那英勇事蹟,至今故事中的一句話,我仍印象深刻— —「我將犧牲自己,只為守護您。」

        「 我愛妳,親愛的天使。」現在,黛雅,一位曾擁有情感的凡人如此訴說著——

哇哇哇
我抽到啦
人生勝利
4045故事根本虐爆